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泉州法学会 > 新闻焦点 > 中国法学会 >
电视问政须在国法和党规的框架内v
2016-04-12 11:02 作者:未知
电视问政须在国法和党规的框架内

自2005年6月甘肃省兰州市《一把手上电视》节目开播伊始,电视问政类节目已经走过10年时间,可以说,电视问政对提升政府治理水平产生了一定的积极影响,但也不可否认,电视问政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相关官员马上就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处理,可能不符合行政程序的规定;又如,如何将群众在问政时所反映的问题落到实处等等。由此而产生的电视问政如何避免“真人秀”?要不要加以规范?值得讨论,也值得关注

□法制网□法制网实习生来源法治日报泉州法学会

3月27日晚,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委、市政府主办的《向人民承诺——电视问政》节目直播现场,播出了行风监督员暗访拍摄的公务员上班炒股打游戏网购、“扶贫羊”感染村民羊群、廉租房住户有车族频现等画面。

当晚节目尾声,群众代表上台给到场的南宁市下辖的隆安县、武鸣县、横县、宾阳县4位县委领导送上特殊礼物——苍蝇拍。

梳理公开资料可以发现,电视问政并非新鲜事。自2005年6月甘肃省兰州市《一把手上电视》节目开播伊始,电视问政已经走过10年时间,湖北、湖南、广东、河南等多个省市跟进。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各地实行电视问政“是好事”,搭建了一个群众与政府对话交流的有益平台,也为群众提供了一个有益的监督渠道。

便于官员与公众对话沟通

一名打工妹在甘肃省兰州市被车撞残,迟迟拿不到赔偿金。走进兰州电视台演播大厅参加完一档节目两周后,她就拿到了赔偿款。

兰州市皋兰县石川乡农民魏立武在上述节目现场,向参加节目的一位政府部门负责人发问:“家乡的那条渠什么时候通水?”

这名政府部门负责人回答,当年10月底一定通水。

当年10月最后一天,渠中果然流来汩汩清水。

这档节目叫《一把手上电视》,是兰州电视台的一档品牌节目,开播于2005年。节目早期定位是:接受投诉,解决问题,宣传政策,提供咨询,解疑释惑,锻炼干部。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5月中旬,时任兰州市主要负责人提出开办《一把手上电视》的设想。不久,兰州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专门联合下发文件,使这一设想变成了书面决策。

2005年6月,节目开机仪式在兰州电视台演播厅举行,时任兰州市主要负责人和兰州市32个委办局的“一把手”参加节目。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李惠民评价这档节目说:“其核心是巧妙地把政府行为和媒介行为结合在一起,是领导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和现代媒体结合在一起的一种有效实践,是兰州治政理事的新模式。”

同样是在2005年5月,湖北省武汉市纪委、市纠风办与武汉电台联合开办访谈类节目《行风连线》,节目以广播直播的方式,邀请职能部门负责人到电台直播间,接听市民百姓打进的热线电话,解答相关投诉和咨询。节目旨在通过媒体力量开展舆论监督、群众监督,端正政风行风,为职能部门搭建一个与百姓沟通的平台。

2011年,在有关部门支持下,武汉电视台正式推出大型电视直播访谈节目——《电视问政》:被问政对象对年初承诺的工作简短陈述;大屏播放电视短片,揭露问题;主持人或现场观众发问,职能部门“一把手”回答;现场观众举牌表达态度或穿插特约评论员点评;现场观众对职能部门“打分”并记入年度考核成绩。

据不完全统计,《电视问政》节目开播至今,已有湖南、广东、河南、浙江、宁夏、江苏、陕西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纷纷借鉴,几十家电视台相继推出电视问政类节目,电视问政风暴在多地开始刮起。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法律系副主任郑宁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电视问政,首先是一个公众参与的平台,便于官员与公众之间进行对话和沟通,来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公众行使对官员的监督权的一种形式。

电视问政需对接问责程序

武汉电视台《电视问政》节目的背后,连着当地的治庸风暴。

2011年5月,武汉市公布了首批十个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并通过新闻发布会,由各责任单位“一把手”集中向社会作出对上述问题限期整改的公开承诺。

2011年11月22日至25日,武汉市“责任风暴”“治庸计划”工作办公室与武汉电视台联手,连续推出了四场“电视问政”,首场“电视问政”中有4位市领导和12位责任单位负责人被现场问政。

此后,武汉市主要领导提出将电视问政常态化,这标志着电视问政在治庸问责风暴中作为一种长期机制被确立下来泉州法学会

2014年7月,该节目曝光了武汉市江夏区大桥新区大桥村排污管直通鱼塘,污水流向汤逊湖,一名养殖承包户损失惨重。节目现场,江夏区有关领导表示,要进行雨污分流,保障承包户的利益。

2015年4月底,节目组再次接到这名养殖承包户的投诉,称排污仍未被叫停,鱼塘里的鱼都死了。2015年9月8日,市区两级环保执法人员现场核查发现,相关企业依然存在污水处理设施没有正常运行、雨污混排等环境问题。

2015年12月,武汉电视问政“期末考”,江夏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责成施工单位把污水管网连接好,堵住污染源,同时也责成相关单位补偿养殖承包户的经济损失,不让她“流血又流泪”。

武汉电视台《电视问政》节目持续已经4年有余,并已发展为全媒体监督平台。根据武汉市纠风办数据,仅2015年7月至年底,全媒体监督平台共办理媒体、群众反映的问题310件。通过问题督办,共问责266人,给予纪律处分58人,组织处理254人次。

与之类似的是,南宁市委、市政府主办的《向人民承诺——电视问政》节目,去年共收到市民反映问题2399个,全部得到回应或解决,其中涉及的责任人有50人被问责。

在今年3月27日晚的节目中,节目主题是“聚焦‘四风’和腐败问题”,首先播出了行风监督员自今年2月下旬开始对隆安县、武鸣县、横县、宾阳县4个县的机关单位上班纪律暗访情况。

当晚的镜头里,有的机关工作人员看电影,有的研究股票,有的查风水……看到有些违纪镜头就发生在县委办公楼里,武鸣县委书记黄国健直言很惭愧,表示要大力整改。

郑宁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通过电视问政,再启动一定的问责程序,对官员来说,也是一种有效的监督。

郑宁认为,从媒体舆论监督的角度来讲,舆论监督是应该的,而且应该把舆论监督的工夫下在平时,而不仅仅是通过一个电视节目进行监督。

依法行政应当落实在日常

公开资料显示,通过电视直播让公众参与到地区公共事务的模式国外早有先例。比如,美国就有专门负责直播的各种政务电视节目,为美国的舆论和民众提供一个监督政府的机会,同时政府也可为政策行动争取支持。

在我国,电视问政属新闻访谈类直播节目,涉及的内容都是非常真实、具体的,是舆论监督类的话题。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电视问政背后都少不了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

《一把手上电视》节目背后,是时任兰州市主要领导的大力推动,武汉电视台《电视问政》节目也少不了武汉市主要领导的支持,海口广播电视台《亮见》节目,则是与海口市纪委监察局联合打造,海口市主要领导提出了明确要求。

有传播业界人士认为,“电视问政”已经成为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其职能部门通过电视媒介就公共事务与社会公众面对面沟通,协商解决问题的传播活动。

郑宁还注意到,目前的电视问政可能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相关官员马上就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处理,可能不符合行政程序的规定;再比如说,地方政府负责人就地免去相关公务人员,肯定不符合组织程序。

因此,郑宁认为,电视问政可以存在,但肯定只是公众问政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只能是日常问政的一个有益补充。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推广,比如说经常搞电视问政,怎么会有时间处理真正需要处理的问题?

“电视问政要不要制度化、要不要由地方出台相关规定成为常规性做法,有待讨论。毕竟电视问政是定期举办,对于公众参与和监督政府的需要仍有一定距离。”郑宁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在电视问政的同时,加强平时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水平也很重要泉州法学会

支振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各地开展的电视问政,成效主要取决于地方主要领导,很难制度化,因此,不宜出台统一的电视问政制度。

支振锋建议,对于已经开展电视问政的地方,可以由地方人大出台地方法规,使电视问政规范化,同时需要地方党委提供制度上的支持,“但必须在国家法律和党内法规框架内”。